柒哥最帅

【这人已经没救了】
您好,这里.....用了的圈名都在这了,因为我很喜欢改名wwww
【DiseaseZ病Z】
[止影.shadow soul].
[孤度冰封]
[零善]
[秩虑负循]
[孤度为零]
[颓陌无度/患]
很喜欢写歌词
是个画渣+文渣+猫控+颜控...
也是个孩厨。
感谢您的支持。
是个话废+社恐。
也是个杂食。

梦想着有太太能免费给我画个帅哥(做梦)
还梦想着有天使画我的自设。(天天做梦)
更梦想自己可以设计服装什么的。
(咸鱼垂死挣扎)
目前跳进了很多坑,主要是凹凸世界.全职高手.ci ke wu liu qi[敏感词,见谅] .我的英雄学院.杀戮天使
[还有拾又之国!!!还在等它动画化wwww]
★———————————————————你们看到我关注的人了吗!!!
他们全是神仙!!!
【每一个作品都应该值得尊重】
是个学生党,所以长弧w。
禁各种转载w

【凹凸世界乙女向】[卡米尔x你]甜食蓄力②

苏萌就是“你”,为了方便叫,就起了这个名。
安醚修是黑安[私心给他取得名,总觉得在文里面黑安黑安的叫有点wwww]
不足之处请在评论区指明,会认认真真地看的。
————————————————————
         
                         甜食蓄力②
“......阿嚏。”

你突然之间就打了个喷嚏,也不知道是谁现在还在想着你。

不过.....当下最要紧的可不是这个。

你感受着自己脖颈处的冰凉,默默吞咽了一下唾沫,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那反射着阳光的刀刃本就锋利,加上你细嫩而又脆弱的不堪一击的脖颈,此刻,一丝鲜血已经悄然渗出,将周围的空气都染上了一丝腥甜。

似是嗅到血的气息,你能感觉脖颈处的刀莫名又离你近了些,不禁轻轻倒吸一口凉气,为自己默哀。

疼倒是没那么疼,但谁也不知道你身边的这位变态会不会因为鲜血而太过兴奋,然后一下子没有控制住,把你给咔嚓了。

你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小妹妹,抱歉抱歉,是不是弄疼你了?”

男人似是良心发现,把刀收了回去,只是那语气倒是没听出他有什么道歉的心思。抱歉?说是兴奋才更为合适吧!

但此刻并不适合你过多的吐槽。趁着男人此刻没再抓着你,你连忙一个极速冲刺,硬是与男人拉开了五六米。

男人也不恼,只是笑眯眯地看着你,让你无缘无故感受到一丝凉意。

“还好。”

你摸了摸刚刚被刀抵着的地方,回答了他刚刚的话。大概是自身原因,伤口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只是还残存着一点血,但也只是一点,可以忽略不计。

如果可以忽视掉男人炙热的目光的话.....

“那个...你是前段日子里从监狱里逃出来的那波人当中的?”

“当然。”

他说这话的时候,莫名有点骄傲,好像这有多么不得了一般.....好吧,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这的确很不得了,因为这给了他搞事的机会。

“不过说实话,我还以为你要杀了我。”

你朝着他笑了笑,也有一点劫后余生的感觉。

若是刚刚他直接用点力,你或许就真的要去天国了。

“哈哈。”似是被你的话逗笑,他爽朗的笑了几声,随后指了指自己的刀,“小妹妹,我这刀虽然钝,但是只要能够割开人的皮肤,不出半个小时,那人就会因为刀上的毒而死去。那么,既然都是将死之人,我又何必费这个力呢?

我杀人也是有自己的原则的,而我这么做,也仅仅是因为我喜欢人脖颈处的血。

我刀上的毒恰好会在到达人体内二十分钟后发作,到时候,中毒之人就会感觉先前被刀划开的地方血液慢慢升温,随后伤口慢慢加深。在这之后不出五分钟,人会突然昏迷,随后,血就会瞬间喷涌而出。只是可惜了.....”

“可惜什么?”

你警惕地注意着他的一举一动,生怕他还有什么后招。

“可惜那人在这之前就昏迷了,临死前都不能看到这么美妙的弧线。哎,没办法,谁让我不喜欢让人感受到痛苦呢?”

他说着还略显遗憾地摇了摇头,但你可没功夫听他在这感伤。

“既然有二十分钟的时间,难道就没人在这一段时间内找到解药?”

你可不信世上会有没有解药的毒。

“解药?!”

他像是不可置信一般,连声音都拔高了一些。

“你觉得以这些人的能力能够得到解药吗!”

“为何不可?”

“解药可是需要独角兽的一滴血血,你说他们上哪找独角兽去?”

“可若是找到了呢?”

“那也无法解毒啊,我亲爱的小妹妹~”

他笑着朝着你眨眨眼睛,“独角兽的一滴血也只是解药的一部分,要想真正解毒,还需要我的三滴血。”

“......”

你觉得自己似乎有点凉。

想不到年纪轻轻,自己就要死了.....也不知道死后有没有那个几率被转化为亡灵。

你们突然就陷入了沉默。

“你想要活下来吗?”

男人率先将沉默打破,“你想活下来的话,我可以给你血哦~”

“真,真的?”

你半信半疑。他若是愿意给人血,那么那些人又如何会死?

“当然是真的,不过有一个条件。”

“?”

“听说你们凹凸学院一年前突然凭空多出一水晶棺材,棺材中躺着一个女子,虽然有呼吸,却与死无异。”

“.....你想让我连人带棺材一起弄来给你?”

“......”

他渐渐收敛了脸上的笑容,神色之中除了原先的疯狂,还带有些许落寞。

“我....想去看看她。”

“...只是看看?”

“我保证。”

“可看了之后呢?”

“我会给你解毒,并且自己回到监狱。”

“....但这些时间不足以让我有命活到那时候。”

“没问题,我会先给你两滴血,等到完成了我的条件,我再给你最后一滴血。到那时候,即便没有独角兽的血,你也还有十天的时间。”

“可以是可以,但这件事我还得过问一下我们校长。”

因为水晶棺材由丹尼尔校长与几位老师一同保管。

男人也没说别的什么,只是将一个小瓶子给你,“这是我的两滴血,你把它涂抹在伤口处就行。”

他说着又拿出一张纸,上面记着他的联系方式。

“若你们校长同意了,请联系我。对了,小妹妹~记得帮我向你们的丹尼尔校长问好哟~”

说完他便身形一闪,不见踪影。

“......”

你将卡片收好,微微叹了口气。

这都什么事儿啊。

***

回到学院,你第一时间就是去校长办公室去找亲爱的丹尼尔校长,你发誓,这绝对是目前,你跑的最快的一次。

“卡米尔下午好呀~”

你跑步途中看着正排队买蛋糕的卡米尔,伸手挥了挥,打了个招呼就急急忙忙地跑了。

目前还是保命要紧。

“苏萌今天怎么跟见鬼一样,跑的这么快?”

“大概是有急事吧....”

“呵,就她?她能有什么....”

本来还在窃窃私语的几人,在感受到那带有威胁的冰冷实现时,突然就噤了声,不敢再多说一个字。

“.....”

卡米尔收回视线,随后继续安分排队,同时在脑海里思考着他刚刚是不是漏掉了什么。

他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直到他突然想起刚刚的你,脖颈处似乎有一抹淡淡的红色时,他才终于发现哪里不对。

那抹红色....是血!

他看了眼前面长长的队伍,又是看了一眼你离开的方向。

啧。

看来蛋糕得麻烦一下还在外面买零食的帕洛斯了。





评论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