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哥最帅

【这人已经没救了】
您好,这里.....用了的圈名都在这了,因为我很喜欢改名wwww
【DiseaseZ病Z】
[止影.shadow soul].
[孤度冰封]
[零善]
[秩虑负循]
[孤度为零]
[颓陌无度/患]
很喜欢写歌词
是个画渣+文渣+猫控+颜控...
也是个孩厨。
感谢您的支持。
是个话废+社恐。
也是个杂食。

梦想着有太太能免费给我画个帅哥(做梦)
还梦想着有天使画我的自设。(天天做梦)
更梦想自己可以设计服装什么的。
(咸鱼垂死挣扎)
目前跳进了很多坑,主要是凹凸世界.全职高手.ci ke wu liu qi[敏感词,见谅] .我的英雄学院.杀戮天使
[还有拾又之国!!!还在等它动画化wwww]
★———————————————————你们看到我关注的人了吗!!!
他们全是神仙!!!
【每一个作品都应该值得尊重】
是个学生党,所以长弧w。
禁各种转载w

[凹凸世界乙女向][ooc注意]当你生病时

wwwwooc注意,日常扑街文笔,撞梗我的锅。

内含.......嘉/帕/瑞/黑金/雷/卡/安

◎[卡米尔]

看着因为高烧,脸都红的发烫的你,他沉默着搅拌着刚熬好的中药。

"......卡米尔.."

你虚弱地说着,而内心几乎崩溃。

"...哪里不舒服?"

他看着一脸苍白的你,又是搅拌了一下中药。

"emmmm不舒服是肯定的啦,但是吧....卡米尔~我知道你最好了~"

"....说人话。"

切。

你撇撇嘴,随后眨着亮晶晶的眼眸看向卡米尔。

"我申请不喝中药!"

我的妈,闻着这个味你就感觉不太好。这药是得有多苦啊!喝下去,你的命都至少要掉一半!

然而,卡米尔毫不意外地拒绝了你。

"驳回。你得喝了这药才能快点好起来。"

"emmm那我能选择慢一点好起来吗?"

"......"我看你今天有点皮哦。

卡米尔看了看因为怕苦,所以想方设法不喝中药的你,突然把药往桌上那么一放。

你眸子更亮。

诶!干得好!

然而他也站了起来,快速朝着客厅那跑去。

"???"床上的你表示一脸懵逼。不过,能拖延喝中药的时间,当然要尽可能多的拖延时间了。

不一会儿,卡米尔就回来了,只不过.....他的手上还拿了块小蛋糕。

哟西,这是给我吃的吗?

"卡米尔你真好~"

要知道你可是和卡米尔一样,最喜欢吃甜食了。

然而他却是没有回应你,反而还把自己宝贵的帽子给扔在了一旁。

"???"

你一脸不解,然而站在床前的男子用那蔚蓝色的眼睛一言不发地盯着你,似乎,其中还闪过一抹光彩。

"鶸。"他把蛋糕拿着在你眼前轻轻晃了晃,"你到底喝不喝药。"

"我....我能申请不喝吗...."

你小声地说着,莫名感到脊背发凉。

"这样啊。"

你听到他轻声呢喃着这几个字,仿佛这些字暗藏什么深意。

然后,你就看到那个蛋糕,被他吃了一口。

"!!!"

在男子的眼眸里,出现了你那微微睁大的,隐隐带着不可置信的眼眸。

那个。。。不是给我吃的吗??

你一脸心塞。

而后者却是轻笑出声。

"你不喝药,我就在你面前一点一点的把蛋糕吃完。"

"!!!哇!卡米尔,使不得啊!!!"

天哪!这简直就是酷刑!

但你观察着卡米尔的神情,见他不像是开玩笑,只得鼓起勇气,从床上坐了起来。

你在他那划过笑意的眼眸的注视下接过那碗看着就没有食欲的中药,惊恐地吞咽了一口唾沫。

"鶸....药快凉了。"他很好心地提醒着你。

"别说是药了,我都快凉凉了。"

你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如同一个英勇就义的战士,把药一口气全给喝光了。

呕.....要吐了要吐了。

你生无可恋地躺回床上,像一条失去了梦想的咸鱼。此刻,大概连甜食也无法弥补你受伤的心灵。

"....唔..?"

唇上传来的温热让你一瞬间回过神来,只不过,这种感觉也仅仅只有几秒罢了。

他站了起来,没管脸红的发烫的你,只是把碗拿着就走了出去,淡定的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般。

"......."

你突然明白了前些日子看小说时,上面说的拔屌无情是什么感受了。

哇,小心找不到女朋友!

"抱歉,我不需要女朋友。"

不知何时,他已经回到房间,半倚着门框,像知道你内心的心思一般,回答了你的想法。

毕竟他媳妇儿都有了。

你愣了愣,随即哼唧一声,翻过身去,决定不再理这个家伙。反正你就从来没有说赢他的时候。

对此,他也只觉得好笑,倒也没说些什么。

大概有十几分钟的样子,在这段时间内,他一直沉默地看着你。

那原本平静的蔚蓝大海,似有微风吹过,轻轻泛起涟漪,夹杂着太阳撒下的零碎光斑。

一时间,波光粼粼。

◎[格瑞]

"嗝瑞~时间已经到了。"

你把温度计拿出,递给了那个熬夜照顾你的某人。

他接过,借着灯光看清了上面的度数。

"......"

他沉默着拿走你的杯子,走出去翻找着什么。

你好奇地拿起被他放在桌上的温度计,大概是头晕的缘故,你看示数看的不大清。但仔细辨认,还是能看出是39.3℃。

哇!这是想把朕烧成傻子吗?

等到格瑞进来的时候,你看到他的手上拿着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东东。

反正看着白白的。

......

[过了五分钟]

......

"......"

你感受着额头上贴着的某物散发出的冰凉,很快就知道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了。

xx牌退热贴。

老实讲,这东西似乎还挺好用的,反正你现在的体温倒是降了不少。

不过.....

你看了看某人略显疲惫的神色,担忧地裹着被子,滚到床沿看着他。

"嗝瑞~~你要不要休息一下?你看,我现在都好多了。"

他看出了你对他的担心,只是他摇了摇头,并示意你不用管他,赶紧睡觉。

"......若是感到愧疚,那你就快点好起来。"

"..那好吧。等我病好了,我一定要好好补偿你!"

你扔下这句话就开始闭上眼,试图进入梦乡。殊不知在你闭上眼之后,某人却是露出了意味不明的笑容。

银色的发丝垂下,灯光也发出黯淡的光芒,为他打下层层阴影。

补偿?

那....你可要好好补偿了。

那漂亮的紫眸,此刻深谙而又诡秘,却又夹杂着温柔。

◎[黑金]

"鶸~你一定要快点好起来啊~"

白发少年慵懒地撑着脸,那殷红的眸子,此刻混有着淡淡的墨色。

闻言,你给了他一个微笑,那是如微风一般温柔的笑容。

"放心,这点小病,过不了多久就会好了。"

".....呐,可是你明明很难受啊。"

他摸着你的头,感受着额头滚烫的温度。

"你看,都这么烫了啊.....这已经是第三天了呢,明明打了针,也吃了那么多的药,可你还是没好。"

你当然也知道,你这次病的不轻。是啊,怎么可能会好的那么快呢?

这是病毒感染啊.....还是最新型的病毒,据说已经有好些人因为这种病毒而丧了命。

你在内心苦笑着,祈祷着上天能让你撑过去。

不过即使十分难受,在表面上,你依旧保持着微笑。

脸上笑嘻嘻 ,心里mmp也不过如此了吧。

你看到他突然间站了起来,往卫生间那走。

你这才收敛了所有的笑容,原本还有些红润的脸,此刻苍白的令人心惊。

"咳..咳咳。"

你小声咳嗽着,尽量不让黑金听到。

你试图把被子往上面拉一拉,可你却发现自己浑身上下都没有了力气。

"....啊..."

这幅身体,倒真是越来越差劲了啊。

连动也动不了了吗.....

不知过了多久,你感受到身侧突然凹陷了一些,而你整个人都被抱住。

原来是黑金啊.....

你赶紧示意他离你远一些。

"别这样,你也会病的。"

你闭着眼,轻轻说着。你真的感觉好累。

好想....就这么睡下去。

"......."

"放心,我一定不会离开你的。"

是啊,你怎么舍得离开他啊.....你是那么的爱他。

你感到某人抱着你的手的力度有一些加大,似乎担心下一秒你就会消失一样。

"呐,我当然知道啊~"

他蹭了蹭你那雪白的脖颈,那喷洒的热气,让你有些痒。

"鶸啊~我不许你离开我哦~如果离开的话,我会找到你......."

然后,好好惩罚你。

听着你微弱的呼吸,他露出一种病态的笑容。

"所以啊......"

他在你的耳边轻轻呢喃。

"不要离开我哦~~"

他的血眸被他那偏执的爱恋,疯狂以及如同受伤的小兽一般的迷茫无助充斥着。

许久,温柔与痴迷也编制起囚笼,将你困于他那温暖的怀抱之中,也锁在了他的心上。

◎[安迷修]

"小姐,乖,听话,把药喝了。"

他轻吹着刚熬好的药,有些无奈地看着打死也不喝药的你。

你裹着被子,试图光速逃离,然而.....

你此刻在床上,怎么逃也逃不了多远。顶多像鲤鱼打挺,垂死挣扎罢了。

"小姐,这药真的是甜的,在下绝不会骗你。"

他认真的看着你,以他的骑士道作担保。

"嗯........"

你看着他如此认真,将信将疑地观察起这看起来像水的药来。

你又闻了闻,随后挠了挠头。

好像......真的不苦诶。

那就....试试?

他见你同意喝药了,连忙将药先喂了一勺给你试试,见你砸吧着嘴,还皱着好看的眉的时候,他有些紧张地看着你。

"...嗯......"

你又是砸吧了一下,随后在他紧张地注视下,伸出了手。

"???"

安迷修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见此,你朝着他手里的药努努嘴。

"安迷修~帮忙把药给我一下。"

"哦哦。"

他连忙小心翼翼地把药递给你,然后就见你豪迈地一口闷。

"......小姐真棒。"

"那是。"

你骄傲地说着,如果可以的话,一定能看见你那如匹诺曹一样长的鼻子翘上了天,浑身都演绎着什么叫做骄傲。

他把碗放下,随后轻笑着吻上了你的唇。

"唔.....安迷修,我现在还在生病。"

你慌张地推开了他,后者却是意犹未尽地舔舐了一下嘴唇。

噫,色气!

你这么想着,就撞入了他那如绿玛瑙一般纯粹的眼眸。

在那其中,流转着一种名为爱的情绪。

"小姐,在下倒是希望能替小姐承受病痛啊......"

◎[雷狮]

又是一个夜晚,门被撸完串回来的某人打开了。

"鶸?"

在客厅中没有看到那熟悉的身影,他迟疑地叫了一声。

难道是太晚了,所以先睡了?

他往滴答地转动着的钟看去。

20:12

他赶紧换好鞋子朝着屋内赶去。

这个点你没有像往常一样看什么泡沫剧,着实古怪,可别是出了什么事。

然而打开卧室的门,他就见到那个无时无刻都在笑的人儿,此刻在床上盖着被子,难受地整个人都蜷缩起来。

他连忙走上前去,试探了一下你的体温。

温度高的烫手。

见到雷狮来了,你忍着不适,像往常一样绽放出美丽笑容。不过这笑容,此刻在雷狮看来,莫名有些扎眼。

"雷狮狮~你回来啦~"

你掀开被子,从床上坐起。本想像往常一样抱着他的手,终究是没动。

哎.....可别把感冒传染给他。毕竟你们两个,都不怎么会照顾自己。

"你怎么不打电话告诉我?"

他又是伸手摸了摸你的额头,感受着滚烫的温度,他开始感到些许的烦躁。

"....只是个小病啊,等一会儿就好了。"

"一会儿就好了?你是傻子么?"

他有些不好气地开口,早知道如此,他今天就不去撸串了。

看着略显疲态的你,他叹了口气,随即帮你去冲杯感冒药。

也不知道这傻子难受了多久,啧.....

你看着替你操心的他,也是微微叹气。

"不用这样的,雷狮,我自己可以来的。"

"就你这幅风都能给你吹倒的模样?"

他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你。老实讲,看着他的模样,你有些想打他。

"赶紧把药喝了,等会儿陪你去医院看看。"

他把药递给你,随后翻找着你原来的病历,并找了个保温杯 ,朝着里面装着热水。

"我都和你讲了不要总找凯莉她们玩儿,玩儿也要多穿一点,现在好了吧,感冒了吧!难受了吧!"

他把一件厚外套披在你身上,隐隐有些恨铁不成钢。他甚至开始思考着,以后是不是你去哪里都要跟着你。

"可是在家很无聊啊......"

你撇撇嘴,把药赶紧给喝完。

"你无聊就和我说,我带你去玩儿啊!"

反正他也比较闲。

你略微迟疑地看着他,"你带我玩儿?"

这家伙这么好心????

"?所以,鶸,你这是在质疑我么?"

"没,哪敢啊。"

你被他扶着站了起来,朝着门那走着。看到时间已经到20:47了,你不禁打了个哈欠。

"困?"

他拿着车钥匙,看向有些想睡觉的你,随后牵着你的手朝外面走去。

"嗯......有点儿吧。"

"那等会儿在车上先睡一会儿。"

月光把你们的影子拉的很长,你们牵着手走在路上,而影子那看去,形状倒是有点像一个爱心。

"诶,雷狮狮,你今天喝酒没啊?"

要是酒驾岂不是 .......

你这下连头晕都没管,只是惊恐无比地看着他。

他闻言揉了揉你的头,"放心,今天我没喝酒。"

他今天就看着卡米尔他们吃,自己那份动都没动,全给佩利他们了。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感觉心里有些堵,搞的他都没什么心情去吃这些,在其他人还在吃的情况下,难得提前一个人回去了。

结果.......

一回家就看到正在发烧的鶸。

他那如浩瀚宇宙的眼眸看了看此刻蔫蔫的你,一定要快点好起来啊.....

他,真是一点都不想看到你难受的模样。

◎[嘉德罗斯]

"喂,渣渣,赶紧给我上床睡觉!"

嘉德罗斯看着正活蹦乱跳的你,有些无奈。

这家伙,真是连生病也不安分。

"哦......"

你乖巧地去洗漱,然后在嘉德罗斯的注视下安静上床。

"老实呆着,我去给你弄点药。"

他警告着你,随后快速向客厅那一块走去。

然而你就像打了兴奋剂一样,裹着被子,在床上无聊的滚来滚去。然后........

"咔嚓。"

门应声而开,本来滚的正嗨的你瞬间像是被按了暂停键一般,定格住了。

[瞬间乖巧jpg.]

然而你的所作所为已经被嘉德罗斯看到了。他忍住想要把药全泼你身上的冲动,喊你做起来喝药。

忍住,对待病人要温柔。

"咕噜噜....."

你开始发出无聊的响声,等到嘉德罗斯看向你的时候,你再次瞬间乖巧。

嘉德罗斯:"......"

忍住,他们说了,对待病人要温柔.......

"啊!!!"

一声惨叫在这寂静的房间内响起。嘉德罗斯闻声看去,就看到你把那只捏了会惨叫的玩具鸡给放在一旁,再次乖巧,并且还不知道从哪学的,你的眼睛45°看向一旁,还吹着口哨。

调子说不上来是什么调子,反正听着很欢快就是了。

"......"

嘉德罗斯感觉自己额头的青筋都有些暴起。

不行,忍住,这个渣渣病了,要温柔对待。

要温柔对待。

要温柔。

温柔.......

......老子温柔个P啊!!!!

嘉德罗斯简直就想撸起袖子把你给揍一顿,然而这也只是想想罢了。

对于如此智障的你,他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样都还爱着你,这绝对是真爱啊!

"渣渣,你最好给我好起来。"

不然......后果自负。

◎[帕洛斯]

"咔嚓,咔嚓。"

吃薯片的声音不断响起,你循着声源看去,就见某人翘着二郎腿,在那里悠哉悠哉地吃着薯片。

"......帕洛斯...我现在在发烧诶。"

放任病人不管,自己在那吃薯片,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我当然知道啊~~"

他的眉眼弯了弯,看上去心情很不错的样子。反倒是你,在那里心里吐着槽。

呕,那你竟然还在那对我施这般酷刑.......

mmp去死吧!

"鶸,你要来点么?真的很好吃呢~"

他晃了晃手里的薯片,看着气的想打人的你,,笑意更浓。

".......没你好吃。"

你心里mmp地迅速回答着他的话,然而等你说完后,你才发现你刚刚说了什么。

你尴尬地咳了几下,"不好意思,脑子好像烧坏了。"

"......"

帕洛斯看着语出惊人的你,也是愣了愣。

随后,他放下了薯片,朝着准备以冲药为借口逃离现场的你走了过去。

"鶸~看来你很喜欢我嘛~~"

之前还各种嫌弃,现在就......啧啧。

"我都说了我脑子烧坏了,刚刚口误,口误!"

然而还不等你进行更多的辩驳,他便倾下身来,堵住了你的嘴。

贝齿被他轻轻撬开,他宛如发现新大陆一般,疯狂地探寻着每一寸领土,强势的气息不知不觉的散发出来。然而这些似乎还不够,他允吸着,而手也开始有所动作,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移到你的腰间,轻抚着,让你忍不住发出一声轻吟。

"帕.....帕洛斯...别这样..我现在.....还在....感冒啊......"

"......嗯?你不是想要了么~"

他用那带有笑意的眼眸看着微微喘气的你,吐露的话语似有魔力一般,让人有些沉醉。

"我...我才没有....."

哇,hmp哦,这个变态连病人都不放过。

啧,可啪....呸!是可怕。

啊,不行了不行了,脑子真的要烧坏了。

大概是仅存的一点良心,他倒也不再继续逗你,只是亲吻了一下你的额头,"嗯,你没有。所以.....好孩子现在要睡觉咯~"

等你起来,一切都会好的。

那么现在......晚安~



















评论(10)

热度(3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