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患z/秩虑负循

【干脆就在怔虑和自负的秩序规则之中一直循环好了....】
【颓丧到了极点,陌生到了无度】
您好,这里.....圈名如下,因为我很喜欢改名wwww
[止影.shadow soul].
[孤度冰封]
[零善]
[秩虑负循]
[孤度为零]
[颓陌无度/患]
很喜欢写歌词
是个画渣+文渣+猫控+颜控...
也是个孩厨。
感谢您的支持。
扩列的小天使们走这边✿✄3444150470
www是个话废+社恐。
也是个杂食w
[不过特别喜欢帕洛斯,格瑞,嘉德罗斯,他们有这——————————————么好!]
[我爱黑安!我要call爆他!他怎么这么好啊www
梦想着有太太能免费给我画个黑安什么的(做梦)
还梦想着有天使画我的自设。(天天做梦)
更梦想自己可以设计服装什么的。
(咸鱼垂死挣扎)
目前跳进了很多坑,主要是凹凸世界.全职高手.我的英雄学院
[还有拾又之国!!!还在等它动画化wwww]
★———————————————————你们看到我关注的人了吗!!!
他们全是神仙!!!
【每一个作品都应该值得尊重】
是个学生党,所以长弧w。
禁各种转载w

原创歌词【巨兽】

[巨兽]——[秩虑负循]

在困顿中

死亡的巨兽苏醒着

睁开了那双空洞迷离之眼

扰了谁的心绪

迷茫无措

在其中闪现

最初的骄傲自豪

又有谁能想起

不带一点回忆

可笑的模样又是如此狼狈

被蜉蝣践踏着

被风沙埋藏着

犹记得

你曾说过将要改变天下

那自信的笑容画在了纸上

却又被人故意

让水渍肆意蔓延

模糊了所有笔墨勾勒

再不将存在

微风化刃割裂着跳动之物

夹杂着悦耳的狰狞讥讽

针锋相对的怨恨

逐渐成型

那一丝丝的清明

被枯叶侵蚀着

被妖魔玩弄着

[杀了她]

英勇善战的勇士哟

毫不犹豫挥舞刀剑

红茶注满白瓷花杯

[杀了她]

纨绔优雅的少爷小姐哟

品味着腥香红茶

发出满足叹息

[杀了她]

醉心烹饪的厨师哟

呈上新鲜菜肴

献上苦堕之心

死亡的巨兽漫目地彷徨

睁开着空洞之眼

不顾一切阻挠

犹记得阴冷死水激起涟漪

便让血液逆向而涌

沉溺在滚烫

那磅礴之势又有谁能阻挡

来自深渊的哭嚎

悄然透过缝隙

却又被谁堵住了缺口

回荡在狭隘

巨大双翼遮蔽起了天地

吟唱的古老歌谣

在巅峰流传

伟大的人们

执起你的笔墨

绘制起着图腾

那古老图案鲜活如蝶

却又被悄然交替

不被察觉

[嘶......]

你的双眼为何如此浑浊

是被剥皮抽筋

还是玻璃碎光

你的力量如此弱小

是被封印囚压

还是被懦弱占据

巨兽的嘶吼是如此凄苦

唤来不甘的屈魂

妄想撕碎虚空

巨兽的血肉是如此不堪

那糜烂的模样令恶魔厌弃

连胃也翻滚抗议

却被光明亲睐

究竟是谁执行着那光明的命令

举起了金色权杖

不管是错是对

圣洁的光芒刺痛人心

却只被轻蔑地忽略

只剩机械的命令

[杀了她]

神明降下不可抗拒的神旨

光明如潮席卷

犹如浪潮的颠簸

[杀了她]

在那圣洁的圣地

天使煽动洁白羽翼

手握虚空

正义之剑虚空而立着

对准了巨兽心脏

带上了怜悯

[杀了她]

残酷的恶魔说出诱人话语

欲望被无限扩大

膨胀的忘乎所以

死亡的巨兽闭上那诡秘之眼

永恒笑容竟然如此美妙

就将其制为精妙面具

仅供阴暗保留

美丽的皮囊如此惊艳

就将其存于荒芜

注定虚无湮灭

死亡的巨兽睁开混沌之眼

脚踏着虚空

吞噬着星月

你的一颦一笑拉裂圣光

一心一意填补黑暗

恍若裁缝的巧匠

死亡的巨兽闭上阴冷之眼

悄悄转动虚无之轴

割裂了界限

戏剧之灯黯淡无光

提线的木偶换上礼服

深情奏着悲凉凄苦

观众的掌声绵延不绝

笑着赞美着表演

却视若无睹着

那木偶的金银丝线

早就该到来

被那伤口化为的利剑

刺破了胸腔

早就该到来

被那泪水化为的丝线

实现了绞杀

死亡的巨兽闭上疯狂之眼

纯粹之物狂妄叫嚣

不知天高地厚

恐怖之物放肆生长

胜过所有妖魔鬼怪

却还不自知

早就该到来

巨兽的困苦

缠绵在深渊

早就该到来

巨兽的迷惘

参杂进血肉

巨兽的眼睛不再清澈

请别去择乱批判

妄变了真理

巨兽的心不再跳动

请别去勾起嘴角

还加以伤害

[你终将被巨兽注视

不信

你看那寂静的深渊]

随笔

没了退路,那便断了愁苦
这样,总行了吧

【凹凸世界乙女向】宝物[格瑞x你]

日常短小+幼儿园没毕业文笔[可能含有ooc,记得注意一下w]
撞梗我的锅。
[中考完毕本篇或许会删掉重新发一遍,因为还要多加加个人的]

架空版本的现代,但没有元力技能
娱乐圈

格瑞的媳妇是九芝,玥是小名。



【格瑞】

由于受到一个节目组的邀请,他今天起的特别早。

虽然只比以前早了十分钟。

临走前,他突然想起,那个节目组让每人都带上自己珍贵的东西之一。

珍贵的东西?

他沉默着想了想,视线在各种东西上扫过,觉得似乎什么都不合适。

要不带上牛奶吧。

只不过在他准备拿你给他买的◎伦苏牛奶时,他的视线停在了他那个带锁的木箱上。

木箱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大概就是一个鞋盒子那样大小。

木箱的锁他从来都不会乱放。

粉丝都知道,他一直都戴着项链,项链上有着古铜色的小锁。除了在家中,别人似乎没见过他取下过项链。但他们不知道的是,项链上的锁,正是这木箱的锁。

不知想到了什么,他的嘴角微微勾起,随后放弃了之前的念头,选择了木箱。

虽然他并不是很想给别人看,但.....他希望你知道,他是爱你的。

你最近在外忙着收集素材,已经有五天没有回家。即使每天你都会打上好几个电话,看有关他的种种杂志,但毕竟,这些并不是真正地相见。

万幸的是,你的每日告白还是没有中断过。

或许你看到今天的节目,就会回来了吧。

他闭上眼睛,深呼吸,最后睁开眼睛时,那紫水晶般漂亮的眼眸又重新回归平静。

***

“那么,格瑞先生,您今天带来的宝物是....”

主持人询问着他,而众粉丝的目光则是紧紧盯着他,以及他带着的木箱。

木箱里的会是什么呢?

他听到了人们的种种猜测。

有人说那会是他天天都在喝的牛奶,要不然就愧对于他牛奶狂热粉丝的称号了。
有人说那会是书,毕竟人们有很多次都在图书馆亦或是书店偶遇他。
也有人说那会是各种发带,瞧,他现在就带着一个。

可惜,即便答案千奇百怪,也依然没有人猜对。

他垂下眼眸,用钥匙打开了木箱。人们好奇地看着,却是瞬间安静下来。

那里没有所谓的牛奶,没有书,没有发带,也没有金银珠宝。

格瑞拿起其中的一封信,递给了主持人,示意他可以展示给众人看。因为每人的宝物都要被展示一波,不过请允许他小气一下,他只愿意给人看其中的一封信,其余的,留给他自己慢慢翻看。

那封信的内容在大屏幕上得以呈现,内容没有别的,只有看起来是告白的语句。

“请问这是.....”

格瑞把主持人还来的信小心翼翼地放好,随后重新锁上那木箱。

“你们现在可以放下你们的好奇心。”他冷淡地说着,“因为木箱里全是像这样的信,亦或是纸条。”

“格瑞先生,请问我们能问您一个问题吗?”

“.....可以。”

“这些是您的粉丝写的吗?”

主持人在说的时候,格瑞明显的注意到,那些粉丝有的开始开心起来。

真遗憾,他大概要打破这些人的美梦了。

“可以这么说。”

他的眸中突然带上了一丝温柔,“这是某个笨蛋写给我的,天天如此,从不停止。”

“天天!?就算有人会这么做,但也不可能会每天都能够送到您手上吧!”

主持人听起来有些不敢相信。
哪有人会如此坚持,而且风雨无阻,每天都可以给格瑞。

“当然。”

他愉悦地勾起唇角,惹得那些粉丝们都纷纷尖叫起来。

“因为那个笨蛋就是我的妻子。”

[你我的爱会一直下去,从不中断,绝不停止。]


wwwww

还有15天就要中考啦,所以更新....随缘w[别打我]
然后就悄咪咪的问一下,有小可爱扩列吗→3444150470
名字叫秩虑负循的就是我啦。中考之后欢迎来找我玩呀!
[其实我想在七月份的漫展面基来着]

【原创歌词】信奉患者

【信奉患者】-[秩虑负循]
漆黑的魅影之下

带来的是谁的浮夸

颠覆了信奉之人

对上神的幻想

伟大的神

你可清楚

这正发生的一切

没有光

你看黑暗

蛰伏在阴暗之处

没有光

你看妖魔鬼怪

在热情舞蹈

开始了这场狂欢

你看这片大地从未有光

漆黑夜幕从未被拉起

仿若被遗弃的荒芜

在那独自被人耻笑

你看这的人们从未欢笑

绝望的灵魂空洞了眼

仿若被丢弃的残破木偶

连回收的价值也被夺取

信奉的患者从沉睡醒来

疯狂的信念执着成疾

尖利的爪牙堪比利剑

染上的又是谁的鲜血

“......”

脆弱的信仰

必当不堪一击

“神说,要有光。”

坚定到恶心的语句

早晚都会进入粉碎机

“可这无光。”

阴暗潮湿的故土

黑雾悄然从裂纹渗出

“......呵。”

疯狂的患者失去心智

镇定的药物不断催化

迷离的眼中只剩倒影

刻画了整个残破之地

殷红的云雨阻绝光明

血肉的颜色惊艳神明

慷慨的眼中只剩血水

注满了整个阴森之地

信奉的患者

你是否还在沉迷

无药可救的顽疾

“不......”

桎梏的荆棘肆意妄为

养分的血肉横飞不断

麻木的大脑处于死机

何时才可重启

钢铁的巨兽越过界限

践踏了多少无辜生灵

哀嚎的吟唱唤醒了患者

到底是对是错

你的利剑指错了人

你的爪牙攻错了城

你的血液流错了方向

你的心灵信奉错了神

你就是癫狂的患者

需要药物治疗的怪物

你就是极恶的存在

需要神明净化的凶兽

你的承诺诺错了人

你的守护护错了城

你的温度弄错了温度

你的大脑思考错了神

信奉的患者

癫狂的患者

偏执的患者

暴躁的患者

你的存在到底是对是错







【原创歌词】

【不喜】-[秩虑负循]
你看看你的言语

多么令人厌恶

满是谎言

满是虚假

你看看你的模样

多么让人不喜

全是脆弱

全是瘦弱

你看看你的能力

多么让人嗤笑

宛如渣宰

宛如废物

你就只是个废物

一个可悲的无用之人

你就只是个怪物

一个令人心颤的怪物

你看看你的心

它到底是红是黑

跳动着么

安静着么

虚伪的面具

早就摘不下来

滚烫的鲜血

早就变得冰凉

你是这样让人不喜

被人划为异类

鲜红的分界线

冰冷的分界线

早就警告过你了吧

你是这样让人不喜

本该远离喧嚣

本该远离感情

这本就不该属于你

你早就应当清楚

这世间不会有你的容身之所

“你是谁?”

高贵的精灵温柔地笑着

神木所做的弓箭直指心脏

“我.....”

未来的及说出口

话语全被粉碎

你是这样的让人不喜

你看看你的眼睛

失去了生灵的气息

你看看你的灵魂

它早就被虚伪取代

你根本不该存在

还是乖乖地

乖乖地献上生命

包容一切的神灵

一定会原谅你的过错

这是对你而言

最美好的结局

你就应该下跪

你的头颅

远没有那么高贵

你就应该消失

你的存在

远没有那么重要

你是这样让人不喜

还是应该消失

伟大的神灵

一定会包容你的过错